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功能,您可以開啟JavaScript
世界書局書目書目總覽
總類
哲學類
自然科學類
應用科學類
社會科學類
人文科學類
教科書
經銷圖書
簡體字推薦書目簡體字推薦書目
線裝書區
簡體字推薦書>
特別推薦套書
古典小說
詩詞、戲曲
國學專題研究
宗教、哲學
歷史、人物
地理、方志
建築、考古
藝術書畫篆刻
民俗、文化
養生、醫學
生活、休閒
簡體字書目下載簡體字書目下載
國立故宮出版品國立故宮出版品
商品搜尋
關於世界關於世界
新品商品新品商品
商品推介商品推介
特價商品特價商品
世界書局暢銷榜世界書局暢銷榜
簡體書暢銷榜簡體書暢銷榜
世界精選世界精選
得獎好書
經典推薦>
套書推薦>
專文推薦
作家群像作家群像
中國文化經典中國文化經典
世界會員世界會員
意見交流意見交流
討論區
留言版
與我們聯絡與我們聯絡
購書辦法購書辦法
購物車購物車
台灣No1商務平台_台灣黃頁
 ::: 

  《左傳精華》中的成語典故
活動簡介:看左傳學成語──《左傳精華》中的成語典故
活動開始日期:109-07-15
活動結束日期:110-07-15
活動地點:台北市 (重慶南路一段99號)
費用:無 / 電洽

《左傳精華》中的成語典故

左傳中的歷史故事詳盡精采,許多成語的典故都出自於此,我們截選部分代表篇章,您能看得出這些故事引申出的成語為何嗎?
A.曹劌論戰(莊公十年)
齊師伐我①,公將戰,曹劌②請見,其鄉人曰:肉食者③謀之,又何閒④焉?劌曰:肉食者鄙⑤,未能遠謀。乃入見,問何以戰,公曰:衣食所安,弗敢專也,必以分人。對曰:小惠未徧,民弗從也。公曰:犧牲玉帛⑥,弗敢加也,必以信。對曰:小信未孚⑦,神弗福也。公曰:小大之獄,雖不能察,必以情。對曰:忠之屬也,可以一戰,戰則請從。公與之乘,戰于長勺⑧,公將鼓之,劌曰:未可。齊人三鼓,劌曰:可矣。齊師敗績⑨,公將馳之,劌曰:未可。下視其轍⑩,登軾⑪而望之,曰:可矣。遂逐齊師。既克,公問其故,對曰:夫戰,勇氣也,一鼓作氣,再而衰,三而竭,彼竭我盈,故克之。夫大國難測也,懼有伏焉,吾視其轍亂,望其旗靡⑫,故逐之。
【註釋】
1.我。指魯國。《春秋》為魯史,故稱魯國曰我。2.曹劌。魯人,春秋軍事理論家。3.肉食者。謂在位食祿之人。4.閒。猶干預。言在位者自能謀之,何必干預其事。5.鄙。鄙陋。6.犧牲玉帛。犧牲,牛羊豕之屬。玉,蒼璧黃琮之類。帛,幣也。皆祭神之物。7.孚。取信於人。8.長勺。魯地名,今山東萊蕪。9.敗績。戰敗無功。10.轍。車輪行過的痕跡。11.軾。車前橫木。12.旗靡。言旗幟已倒。
【語譯】
齊國發兵攻打魯國,魯莊公將迎戰,曹劌請求進見。他同鄉的人道:「軍國大事自有受俸祿的人籌劃,你何必干預呢?」曹劌道:「那些受俸祿的人見識淺薄,不會深謀遠慮。」就去晉見莊公,問莊公憑什麼和齊作戰?莊公道:「我平時衣食的安逸,不敢獨自享受,必定分給他人。」曹劌回答道:「這種渺小的恩惠未能遍及國人,百姓怎會聽從呢?」莊公道:「祭祀的牛羊玉帛,不敢虛報,必然誠信。」曹劌回答道:「小信未能取信於神,神明未必肯降福。」莊公道:「平日對於大小的訟案雖不能反覆明察,但必盡力求其實情。」曹劌回答道:「這倒是盡了本分,可以一戰,出戰時請讓我同去。」
莊公和曹劌同乘一輛兵車,在長勺作戰。莊公想擂鼓進兵,曹劌道:「尚非其時。」等到齊人擂鼓三通,曹劌道:「現在可以進兵了。」齊師果然大敗,莊公想乘勝追擊,曹劌道:「還不行。」跳下車察看齊國車輪行過的痕跡,再站到車前橫木上瞭望,說道:「可以追趕了!」於是追趕齊軍。
戰勝後,莊公問為何如此做,曹劌答道:「作戰全靠一股士氣,第一通鼓,振作了士氣,到第二通便要衰退了,到第三通,士氣便竭盡了。他們的士氣已盡,我們的士氣卻正興盛,所以能戰勝敵人。但是大國虛實難料,恐有埋伏,我察看他們的車輪痕跡已亂,遠望他們的旗幟也都倒下,知道沒有伏兵,才可以追趕他們。」


B.晉侯夢大厲(成公十年)
晉侯夢大厲①,被髮及地,搏膺而踊,曰:殺余孫不義,余得請於帝矣。壞大門及寢門而入。公懼,入於室,又壞戶。公覺,召桑田巫②,巫言如夢。公曰:何如?曰:不食新矣。公疾病,求醫於秦,秦伯使醫緩③為之。未至,公夢疾為二豎子。曰:彼良醫也,懼傷我,焉逃之?其一曰:居肓④之上,膏⑤之下,若我何?醫至,曰:疾不可為也,在肓之上,膏之下,攻之不可,達之不及,藥不至焉,不可為也。公曰:良醫也。厚為之禮而歸之。六月丙午,晉侯欲麥,使甸人⑥獻麥,饋人為之,召桑田巫,示而殺之,將食,張⑦如廁,陷而卒。小臣有晨夢負公以登天,及日中,負晉侯出諸廁,遂以為殉。
【註釋】
1.厲。惡鬼,此指趙氏先祖,魯成公八年,晉景公殺趙同、趙括。2.桑田巫。桑田,晉邑名。巫,以舞降神為人祈禱者。3.醫緩。醫士名緩也。4.肓。鬲也,胸腹間的橫膈膜。5.膏。心下為膏。6.甸人。主管公田之人。7.張。同脹,腹滿也。
【語譯】
晉景公夢見厲鬼,頭髮披散到地上,用手捶打胸膛跳躍著說道:「殺掉我的孫子實為不義,我已經請准上帝讓我復仇了。」於是毀壞大門和寢門直入。景公害怕,逃進內室,鬼又毀壞了內室的門。景公驚醒,召來桑田的巫人。巫人所言和景公的夢一樣。景公道:「吉凶如何?」巫答道:「您吃不到新麥了。」景公從此害病,向秦國求醫,秦桓公派遣一位名叫緩的醫生來為他醫治。人尚未到,景公又夢見那病化成兩個小孩子,討論道:「他是位醫術高明的良醫,恐怕要傷害我們,我們要逃到什麼地方去?」另一個說道:「我們避到肓上膏下,他能拿我們怎樣呢?」後來醫生到了,說道:「此病無救了,在肓的上面,膏的下面,既不能用針,灸的力量達不到,藥力也到不了,實在無法醫治。」景公道:「真是位高明良醫。」便以厚禮待他,送他回國。
六月丙午日,晉景公想吃新麥,命主管田地之人獻麥,命人烹煮,又召桑田巫人,將煮好的新麥給他看後便殺死他。待景公正要進食之時,肚子突然脹起來,於是到茅廁去,竟跌進坑裡死了。有個小臣早晨夢見背了景公升天,到了正午,果真背著晉景公從茅坑裡出來,遂命他殉葬。


C.鄭子家弒靈公(宣公四年)
楚人獻黿於鄭靈公,公子宋與子家將見,子公之食指動,以示子家,曰:他日我如此,必嘗異味。及入,宰夫將解黿,相視而笑。公問之,子家以告。及食大夫黿,召子公而弗與也。子公怒,染指於鼎,嘗之而出。公怒,欲殺子公,子公與子家謀先。子家曰:畜老猶憚殺之,而況君乎?反譖子家,子家懼而從之。夏,弒靈公。書曰:鄭公子歸生弒其君夷,權不足也。君子曰:仁而不武,無能達也。凡弒君,稱君,君無道也;稱臣,臣之罪也。鄭人立子良,辭曰:以賢,則去疾不足;以順,則公子堅長。乃立襄公。襄公將去穆氏,而舍子良,子良不可,曰:穆氏宜存,則固願也;若將亡之,則亦皆亡,去疾何為?乃舍之,皆為大夫。
【註釋】
1.黿。爬蟲。狀以鼈而甚大,頭有磊塊,俗稱癲頭黿。背青黃色,居於江湖,古以其肉為珍味。2.子家。姬姓,鄭氏,名歸生。3.子公。即公子宋。4.夷。鄭靈公,名夷。5.子良。穆公庶子,名去疾。
【語譯】
楚國人進獻一隻黿給鄭靈公,公子宋和子家準備朝見靈公,公子宋的食指忽然動了起來,就給子家看道:「往日我這般,一定是要品嘗非比尋常的美味。」入朝後,見廚子正要殺黿,二人相視而笑。靈公問他們為什麼笑?子家將剛才的情況說出來。待靈公將黿肉分給諸大夫時,也招了公子宋來,卻不把黿肉給他。公子宋發怒,用手指在鼎中一蘸,嘗了些味道後出去。靈公怒,想殺公子宋,公子宋先找子家謀劃。子家道:「畜牲老了,人們還不忍殺掉,何況是國君呢?」公子宋見此,反而誣陷子家,子家害怕,只好依從他。夏天,弒殺靈公,《春秋》記載:「鄭公子歸生弒其君夷。」這是由於子家的權勢不夠抵擋這場禍亂。君子曰:「有仁心卻沒有武勇,是不會達到目的的。」凡弒君若記載國君的名字,是國君無道;記載臣下的名字,就是臣下有罪。
鄭人想立子良為君,子良推辭道:「如果說立賢能者,那麼我還不夠;如果是長幼有序,那麼子堅年長。」於是便立了襄公。襄公想驅逐其他兄弟,只留下子良,子良不肯,便道:「穆公的子孫應該留下,這是我的願望,如果要驅逐他們,就一起驅逐,為什麼要單留我呢?」襄公於是饒赦他們,皆封為大夫。


D.楚子問鼎(宣公三年)
楚子①伐陸渾之戎②,遂至於雒③,觀兵於周疆,定王使王孫滿④勞楚子。楚子問鼎⑤之大小輕重焉,對曰:在德不在鼎。昔夏之方有德也,遠方圖物,貢金九牧⑥,鑄鼎象物,百物而為之備,使民知神姦,故民入川澤山林,不逢不若,魑魅罔兩⑦,莫能逢之,用能協於上下,以承天休。桀有昏德,鼎遷於商,載祀六百,商紂暴虐,鼎遷於周。德之休明,雖小,重也,其姦回昏亂,雖大,輕也,天祚明德,有所底止。成王定鼎於郟鄏⑧,卜世三十,卜年七百,天所命也。周德雖衰,天命未改,鼎之輕重,未可問也。
【註釋】
1.楚子。楚莊王,名旅。2.陸渾之戎。允姓,本居瓜州,陸渾其別部,在秦晉西北,二國誘而徒之伊川,後遂從戎,號為陸渾。其地在今河南嵩縣東北。3.雒。與洛通,地名,在今河南洛陽市。周都也。4.王孫滿。周大夫,周襄王之孫。5.鼎。禹之九鼎,三代時為傳國之寶,楚莊問鼎,隱有爭取天下之意。6.貢金九牧。貢金,貢獻九州之金,鑄為九鼎。九牧,九州之長。7.魑魅罔兩。魑,山中精怪,獸形。魅,木石之怪。罔兩,亦作魍魎,水中怪物。8.郟鄏。周地名,在今河南洛陽市。
【語譯】
楚莊王征伐陸渾戎人,於是到達雒邑,於周室疆界閱兵,周定王遣王孫滿前去慰勞楚莊王。楚莊王問起九鼎的大小輕重,王孫滿答道:「統治天下者,在於有德,不在於有鼎。
從前夏朝施行德政,遠方各國將山川異物畫成圖像,九州的官長貢獻五金鑄成九鼎,將畫下的圖像鑄在鼎上,百物皆備,使人民都識得鬼神怪物。因此人民進入川澤山林,不會遇到對自己不利的東西,就是山魈、鬼魅、水妖等,也不致逢人為害,因此能上下和協,受到上天庇佑。到了夏桀昏亂,鼎遷到商朝,共經六百年,而後商紂暴虐,鼎就遷到周朝來。只要君王德善光明,那麼九鼎雖小,卻似極重;若君王奸邪昏亂,那麼九鼎雖大,卻似極輕。上天保佑有美德的人,有一定的數限,周成王定鼎於郟鄏,占卜可傳三十代,享國七百年,這是上天的命令。現在周朝的德行雖然衰微,可是上天的命令並未改變,所以九鼎的輕重,是不可詢問的。」


E.宮之奇諫虞公(僖公五年)
晉侯復假道於虞以伐虢,宮之奇①諫曰:虢,虞之表也,虢亡,虞必從之。晉不可啟,寇不可翫②,一之為甚,其可再乎?諺所謂輔車③相依,唇亡齒寒者,其虞虢之謂也。公曰:晉,吾宗也,豈害我哉?對曰:大伯虞仲④,大王之昭也,大伯不從,是以不嗣。虢仲、虢叔⑤,王季之穆也,為文王卿士,勳在王室,藏於盟府⑥,將虢是滅,何愛於虞?且虞能親於桓莊乎?其愛之也,桓莊之族⑦何罪,而以為戮,不惟偪乎?親以寵偪,猶尚害之,況以國乎?公曰:吾享祀豐絜,神必據⑧我。對曰:臣聞之,鬼神非人實親,惟德是依,故《周書》曰:皇天無親,惟德是輔。又曰:黍稷非馨,明德惟馨。又曰:民不易物,惟德繄⑨物。如是,則非德,民不和,神不享矣。神所憑依,將在德矣,若晉取虞,而明德以薦馨香,神其吐之乎?弗聽,許晉使,宮之奇以其族行,曰:虞不臘⑩矣,在此行也,晉不更舉矣。
【註釋】
1.宮之奇。虞大夫。2.翫。安於習慣而輕忽。3.輔車。謂頰輔牙車。輔,面頰。車,牙床。4.大伯虞仲。皆大王之子,不從父命,俱讓適吳。仲雍支子別封西吳,虞公其後也。仲雍即虞仲。5.虢仲虢叔。王季之子,文王之母弟也。仲叔皆虢君字。6.盟府。掌管保存盟約之處。7.桓莊之族。謂桓叔莊伯之族,晉獻公之從祖昆弟。獻公患其逼,盡殺之,事在莊公二十五年。8.據。猶安也,護佑也。9.繄。是也。10.臘。歲終合祭眾神。
【語譯】
晉獻公又向虞國借道去伐虢國,宮之奇諫道:「虢國是虞國的屏障,虢國滅亡,虞國也必定跟著滅亡。晉國貪得無厭,不可輕啟他的念頭,對於敵寇不可輕忽。一次已經很過分了,還可以有第二次嗎?俗語說:『面頰和牙床互相依靠,沒有了嘴脣,牙齒就要受寒了。』說的就是虞國和虢國。」虞公道:「晉國是我國的同宗,豈會來害我。」宮之奇答道:「泰伯、虞仲,都是太王的兒子,泰伯不從父命,所以未能繼承國君的位子。虢仲、虢叔,都是王季的兒子,擔任文王卿士,有功業在王家,並有功勳盟書收藏在盟府中,現晉國準備滅掉虢國,難道還會愛惜虞國嗎?且虞國能比晉國的桓叔、莊伯更親嗎?桓叔、莊伯兩族是獻公應該愛的,他們的後人有什麼罪?卻遭獻公殺盡,不就是害怕他們逼害晉國嗎?至親之人,只因害怕受到威脅便殺害他們,何況是一個國家呢?」
虞公道:「我奉享祭祀的祭品非常豐盛潔淨,神明一定護佑我。」宮之奇答道:「臣聽說鬼神並不親近人,只依據德行罷了。所以《周書》上說:『皇天沒有一定親近的人,只對德行加以輔助。』又道:『祭祀的黍稷不是馨香的來源,只有光明的德行才是馨香。』又道:『人民不能改變祭祀之物,只有德行才能當作祭品。』如此說來,沒有德行,人民便不和睦,神明就不來享食。神明所依據的當然是德行,如果晉國攻取虞國,而以光明的德行供薦馨香作為祭品,難道神明會拒絕而不享用嗎?」虞公不聽,應許晉使,宮之奇便領了族人往他國避難,說道:「虞國等不到臘祭的時候了,就在這一次,晉國便可成功,不用再舉第二次兵了。」

 


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A.【一鼓作氣】比喻做事時要趁著初起時的勇氣去做,勇往直前,才能一舉成事。
B.【病入膏肓】意指病情已危重到了無法救治的地步。亦喻事情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。
C.【食指大動】用以比喻美味當前,極欲飽享一番。
D.【問鼎中原】
比喻企圖奪取天下。用來比喻有私心,想占據所有。
E.
【唇亡齒寒】比喻關係密切,利害共同。
 


列印    回首頁    回上頁    回頁面頂端


| 回首頁 | 關於世界 | 活動訊息 | 採購車 | 與我們聯絡 |

世界書局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Copyright©2013 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中正區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99號
電話:02-23113834 門市電話:02-23110183
傳真:02-23317963   E-mail:wbc.ltd@msa.hinet.net

  Powered by 台灣黃頁 詢價平台